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深网丨小牛电动IPO 天才少年李一男已淡出

  • 紫金娱乐首页
  • 2019-10-14
  • 65人已阅读
简介腾讯《深网》作者王潘小牛电动昨日向美国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在IPO中募集最多1.5亿美元,小牛电动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NIU”。招股书显示,牛电科技2016年营收3

腾讯《深网》作者 王潘

小牛电动昨日向美国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在IPO中募集最多1.5亿美元,小牛电动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NIU”。

招股书显示,牛电科技2016年营收3.55亿元,2017年营收增至7.69亿元(约合1.1627亿美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5.57亿元。目前,牛电科技仍处于亏损中,2016年净亏损2.33亿元,2017年净亏损1.85亿元,今年上半年净亏损3.15亿元。

招股书披露,小牛电动创始人李一男持有的Glory Achievement Fund Limited为小牛电动第一大股东,持有59,014,235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43.8%。投资方GGV纪源资本持股为11.2%,董事长兼CEO李彦持股为4.9%,联合创始人胡依林持股为8.9%。

李一男的履历堪称传奇:27岁当上华为副总裁,之后又担任了百度首席技术官、中移动12580 CEO、金沙江创投合伙人。

小牛电动的运营主体牛电科技由“天才少年”李一男、设计师胡依林等人所创办,最初由李一男任CEO。该公司于2015年6月1日发布首款电动车产品小牛电动N1,随后登陆京东众筹,创下7200万元的众筹纪录。

不过,李一男曾因涉嫌内幕交易于2015年6月被带走,最终获刑两年半,于去年底才回归,并在回归不久后从牛电科技离职。

最后一次创业

2015年夏天,李一男曾公开表示,自己过去经历了很多失败,但无论成败,这次将是他自己做的最后一家企业。

在谈及选择电动车领域创业的初衷,技术出生的李一男也聊起了情怀。他说,5公里以内的汽车出行占到城市汽车出行近60%的比例。没有污染的自行车、电动两轮车出行理应得到更多的提倡和道路权利的尊重。

他自己和团队根据行业数据为基础计算得出,如果电动车替代70%公交、20%摩托、10%的汽车,那么将共减少4200万吨碳排放。每棵成年大树一年能吸收6千克碳排放,相当于70亿颗大树。环保,可谓是首要考虑。

从市场角度来看,电动自行车日益普及,甚至是部分城市的主要交通工具。除了短距离出行,李一男的另一个出发点,在于“酷车”。

他举了印度手机的例子:十几年前,摩托罗拉如日中天,其CEO却在印度市场的判断上出了错,认为印度人只需要能打电话发短信的手机,没有其他需求了,为此摩托罗拉在印度推出了17美元的单一功能手机。然而两三年过去了,在印度市场真正火爆的却是诺基亚和具有各种功能的中国山寨机。“不能因为没有钱,而否定别人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

2014年初,李一男感觉到一个巨大机会已经来临,便开始四处寻找创业合伙人。

与此同时,远在1000多公里以外的上海,一位初中毕业后在外打拼多年的胡依林在四处寻找投资人的过程中屡屡碰壁,投资人普遍认为胡依林的项目很棒,但当商业计划书展示到团队页的时候,所有投资人都吓了一跳,认为该项目要能成至少还缺少一位最最关键的人物——CEO。

巧合的是,一南一北两个人几乎都在同一时间瞄准了同一个创业方向——智能电动车。

有一天,胡依林见到了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李想,李想将胡依林的商业计划书转给了自己当年的天使投资人黄明明。

在黄明明的引荐下,李一男和胡依林相识并成为彼此的创业搭档,共同创办了牛电科技。依靠李一男的知名度,牛电科技很快拿到红杉资本、IDG资本和纪源资本共同投出的5000万美元投资。

李一男已不再参与公司管理

2016年4月6日,牛电科技宣布,任命李彦为牛电科技COO。公开资料显示,李彦此前于2009年至2015年供职于KKR私募股权基金,任运营副总裁,负责KKR投资的多个企业的运营管理工作。

2015年2月,李一男找时任KKR运营副总裁的李彦聊创业,因为二人相识七年已十分了解,李一男想借此挖李彦到牛电科技工作。

技术研发出身,多年从事投资的李彦也在盘算着是否要去。在他看来,首先,自己一定要去一个千亿市场的大行业,过去几年间,中国电动车年均销量超过3000万辆,按每辆电动车售价3000元计算,这就是个千亿级别的市场。此外,这还要是一个还没有被互联网技术颠覆过的行业,电动车行业也符合。

在此之前,雷军曾带领小米通过互联网模式创造了手机行业的神话,引发华为等诸多老牌厂家的联合绞杀,整个手机行业一篇血雨腥风,瞬间由蓝海变成红海。

李彦曾说,即使以投资人的角度去看,早期投资主要看团队和行业,这两项上牛电科技看起来也都不弱。几个月后,他便接受了李一男的邀请。

2016年夏天,李彦曾向腾讯《深网》介绍称,牛电科技的日常运营工作并没有随着李一男自2015年6月起的缺席而发生改变,由于公司创立以来的战略没有发生改变,改变的只是战术上的打法,所以会由合伙人联合商议并给出最终决策,即“民主集中制”。至于特别重大的决策,比如说“A+轮融资”,李一男会采用合理合适的方式参与其中。

2017年12月,李一男正式回归。今年3月,吴世春向腾讯《深网》证实,李一男从牛电科技离职,加盟小牛的投资方梅花创投出任合伙人。与此同时,腾讯《深网》还从牛电科技资深员工处了解到,李彦已经接任牛电科技董事长兼CEO一职。

今年8月,谈及李一男是否还会参与公司日常管理,李彦告诉腾讯《深网》,李一男仅仅是公司股东,不再担任任何职务,也不参与公司管理。

学习小米又跳出小米

“我们并不只是一个做电动车的公司,但仅从电动车行业看,这里面也一定会产生类似小米一样的公司,做系统和平台级的整合创新,通过互联网工具优化和改造传统产业链条。”李一男赌的是,牛电科技就将是“出行行业的变化驱动者”。

牛电科技的创始团队中,李一男拥有在多年华为工作背景,另一名已离开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张一博则出自小米,因此团队也曾参考了华为和小米过去的成败得失,希望从中学习到经验。

最初,牛电科技想学习小米的性价比模式,主要依靠电商渠道卖电动车,但是当小米遇到问题时,牛电科技刚刚起步,尚未发布第一台车,于是也很快调整了策略,线上线下同时布局。此外,电动车定位也先做高端,而不是走性价比路线。

2015年初,李一男在公司内部开了一个很长的会,决定要调整产品路线,尽可能先从高端产品入手,采用宝马一样设计精致的灯具和特斯拉一样的锂电池,先拿下高端用户,再顺势做低端,而非相反。最终,牛电科技推出的小牛电动车N1售价3999元,远远高出原计划定下的2000元价格。

众所周知,小米此前依靠纯线上模式取得了飞速增长,但由于线下实力相对薄弱,当线上增长放缓时,整个公司就变得比较被动,到了2016年不得不全方位补课。相比较而言,华为则在线上和线下方面做得相对更加平衡。

牛电科技管理团队认为,小牛电动不能只做纯线上,线下渠道也布局;不能只做国内,海外市场也发力。今年6月,李彦在发布会上对外宣布,小牛电动全球已进驻20多个国家,海外铺设了650+销售网点。

文章评论

Top